您好,欢迎来到真人菠菜网-官方网站!

案例展示

心理压力大张悟本“闭关”了(组图)

发布时间:2021-05-05 09:27

  其实,张悟本式的“神话”隔一段时间总会冒出来。见诸媒体报道或者还在民间潜伏着的准大师、准神医们,不计其数。

  大众之所以会如此容易盲从,一是因为受教育不多而缺乏相关的知识和判断力,另外,就是民众对身体健康的重视,但对低收入人群来说,医疗体制的缺陷导致民众看不起病,只好向防病、抗病方面下功夫,这直接催生了养生概念的红火。

  我们用3个版的篇幅,勾勒“悟本神话”的逻辑,亦想对健康养生的话题,做一次“正本清源”。

  从普通的纺织厂工人,到红遍大江南北的“神医”,张悟本创造了一个令人惊叹的神话,不过,这样的神话却经不住轻轻的一戳:北京医科大学临床医学系的毕业生,其实没有张悟本这个人;张悟本那堆令人眼花缭乱的头衔,“国家卫生部首批高级营养专家”、“全国亿万农民健康促进项目健康讲师”等,根本为杜撰;卫生专业技术资格和公共营养师国家职能考试中,查不到张悟本的个人信息;“悟本堂”的经营范围跟“医”不沾边儿,张悟本及其员工也未在卫生部门注册,根本没有坐堂接诊的资格……

  最近几日,各大媒体的质疑和卫生部的相关表态,让张悟本站到了风口浪尖,但自26日张悟本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反驳了一些相关质疑后,他就再也没有了消息。本报记者四处连线未果,包括京城各媒体在内,全国各路关注张悟本的记者,都找不到新闻核心当事人。只是在昨天下午,记者再次联系张悟本坐诊的中研健康之家时,被工作人员告知,张悟本心理压力大,已经去外地“闭关休养”。

  28日一早,各种媒体上铺天盖地都是悟本堂遭有关部门突击检查、张悟本涉嫌非法行医的报道,记者一早拨打了悟本堂的电话,语音提示称“因公司所在场地举办大型活动,今天上午暂停服务,下午一点半恢复营业……”

  事实是,直到下午3点,悟本堂的咨询电话始终是忙音。记者联系北京几大媒体同行了解到的情况是:截至下午3点10分,悟本堂也没有开门纳客。更有甚者,部分京城记者采取“蹲守”策略,也只换得空手而归。

  北京晨报记者王斌一直在跟进张悟本的报道,他也是当天前往悟本堂的守望者之一,而他带回的信息只有直截了当的一句话:“这人失踪了,满京城的记者都找他呢……”王斌说,他已经连续两日“蹲守”悟本堂,连张悟本的影子也没见着。

  同样遭遇的还有法制晚报和北京晚报记者,他们都没能在张悟本被“突袭”之后找到一个与其面对面、甚至是擦肩而过的机会。甚至,29日一早,大家都发现,位于国家奥体中心西南门内的悟本堂,已经大门紧锁。

  29日,记者再次拨打悟本堂电话,语音提示又改成了:“2010年5月28日……举办大型活动,暂停营业一天……我们的营业时间是周一到周五……”

  张悟本真的失踪了吗?张悟本除自设悟本堂坐堂接诊外,还长期坐诊中国中医科学院中研健康之家,记者随后拨通了这里的电话。

  接电话的女工作人员很热情,她向记者介绍,当天正好是张悟本的咨询时间,张悟本每周星期五下午来中研健康之家东直门店坐堂,周六、日、一则在青年路店坐堂。

  “那当然了,一直是这样安排的,张教授原定今天下午的咨询时间是6点左右结束。”工作人员说得很确定。

  “最近关于他的争议挺多的,来你们这里预约咨询的人数有变化吗?有没有人取消的?”记者进一步发问。

  “人数基本没什么变化,我们每天也都会打电话确认,预约过的患者都正常来赴约的。”工作人员回答得很快,态度也丝毫没有不耐烦,不过她随后又加了一句:“具体人数我们也没有统计过。”

  下午三点,记者再次拨打中研健康之家电话,“张教授下午的预约推迟了,他下午才能从外地回来……”记者自称患者,想问一个具体时间,对方笑笑:“除了在我们这里坐堂,其他时间都是张教授的私人时间,我们无权干涉。”

  记者自称家里有老人买了张悟本的书,现在看到悟本堂遭到检查,又传言他造假之类,不知他的理论究竟可不可信,是否还能照此养生?听到记者的话,对方似乎很惊讶,“被查?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情,这新闻恐怕是不实报道吧。”中研健康之家的工作人员说,他们没有听到任何关于有关部门检查的消息,也没有接到任何相关指示,“我们这里一切都很正常。”

  昨天上午,记者再次联系中研健康之家总部,一名工作人员称,由于近几日媒体对张悟本的报道较多,他的心理压力较大,近期可能不会在此以及中研健康之家青年路店坐堂,“他到外地‘闭关休养’了”。至于何时能够回来目前还不好说。

  28日,朝阳卫生部门表示,虽然悟本堂没有卫生许可证,相关人员也无从医资质,但因在现场未发现任何诊疗行为,即使悟本堂对某些食品确实存在扩大宣传的嫌疑,卫生部门仍无法对其进行任何处罚。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悟本堂一事仍在调查之中,将持续关注此现象。

  针对有报道称朝阳工商分局正在调查悟本堂涉嫌虚假宣传和超范围经营一事,朝阳工商分局有关负责人昨天明确表示,前天他们只是协助卫生部门调查悟本堂涉嫌非法行医的情况,并未涉及虚假宣传和超范围经营的内容。至于最后如何处理,需要看卫生部门的调查结果再作处理。

  此外,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相关工作人员昨表示,该局正在对张悟本个人的资质进行调查,同时也对张悟本现象密切关注和反思。

  该工作人员说,张悟本在宣传食疗理念中,对其个人身份的描述,多有夸张和虚假成分。

  不过,这位工作人员认为,更值得关注和反思的是张悟本现象,反思中医养生保健、食疗保健的宣传思路。国家中医药局也考虑今后和相关媒体积极配合,希望媒体在宣传养生保健理论时,对发言的专家身份提高门槛,多做核实把关。

  昨天上午,在国家奥体中心西南门内的悟本堂采访的北京晨报记者王斌告诉记者,虽然悟本堂大门紧锁,但还是有不少求诊者在门前徘徊。患者中多数来自外地,此前已打过电线块钱才能排号接受正式咨询,故均未排号。等待期间,还有人翻出了随身携带的《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

  在等候的患者中有一对来自山西运城的杜思太兄弟俩。杜思太的弟弟年约六旬,脸色蜡黄,站的时间长了就伏在垃圾桶上。“医生不说我也知道,可能是癌”,他指着肝脏说。杜思太说,他从去年就在当地的大医院就诊,也坚持吃药但不见疗效,抱着最后的一线希望来找张悟本,“既然中央4套都播他了,那可是往海外播的”。

  而对于近日媒体对张悟本学历、身份的诸多质疑,包括杜思太在内的大多数现场排队的患者都认为,可能是张悟本说话太狂傲得罪了什么人,但并不妨碍他能治病。

  湖南卫视《百科全说》,掀起了一轮全民养生热潮。“最贵中医”张悟本上了这个节目后,“厨房就是你家药房”等养生理念火到不行,“喝绿豆汤、生吃长条茄子”、“生吃泥鳅”等食疗养生变得炙手可热。

  但记者昨天从湖南卫视获悉,《百科全说》从6月7日开始就将暂别荧屏,取而代之的是《智勇大冲关》。谁会想到,一档如此火爆的健康节目,竟会以这样的方式收场。

  虽然,张悟本被媒体曝光后影响力大打折扣,但在当当、卓越等购物网站上,记者看到,他所著《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依然位列畅销书榜首。

  其实,早在几年前,被拉下神坛的“养生专家”已经层出不穷,其中最著名的要数“排毒教父”林光常和现代“刘太医”刘弘章了。

  2006年的秋天,林光常成为家喻户晓的“养生明星”。他一张嘴,震动了三个行业:榨汁机全面热销,红薯涨价十倍,他的书《无毒一身轻》卖断货。

  同年,天津有位现代“刘太医”也火了。他的《刘太医谈养生》、《刘太医说:病是自家生》等成为畅销书。

  然而,时至今日,《无毒一身轻》系列和《刘太医谈养生》系列依然在持续销售。

  最近几年,保健养生类图书卖得风生水起。在当当、卓越2009年畅销书排行榜上,前二十名中有一半书籍与养生保健有关。有统计数字显示,全国有近400家出版社出版健康类图书数千种。

  “养生热”兴起于2003年。2006年,中医养生类出版物开始畅销。随之一批“养生专家”也迅速蹿红。

  那么,为什么会冒出如此多的养生专家呢?“利益群体成为‘养生热’的幕后推手。”某书业市场研究专家表示,“养生大师”的大红大紫与出版社、媒体、经纪人们的极力推销分不开。据报道,有很多电视节目除了制作团队,还有一个招商团队负责商业运作,嘉宾由电视走红后,通过其社会影响力再去发行图书,获取更大的利润。“节目通过嘉宾炒作,收视率高了,广告收入自然增加。而文化公司则收获了不菲的策划费用,在老百姓的热情埋单下,电视台、嘉宾、文化公司、出版方都获利。”

  笃信养生原理的人多分为两类:一类是老人;一类是病人,包括癌症和慢性病患者。这些人从心理上更容易接受这些理论,也使养生专家们更加受欢迎。

  根据中科院科普所等单位进行的普查,中国公众具备基本科学素养的比例在2001年是1.4%,2003年是1.98%,2005年的调查显示,该比例依然停留在2003年的水平。加上监管缺位,“再虚假的产品、再荒诞的学说都不难找到市场。”(本报综合)

  从新闻操作实践上来说,这不是一次成功的采访,寻找张悟本本身竟然成了采访主体。到现在,“悟本神话”的迷雾依然没有散去。到现在,张悟本,甚至林光常、刘太医的书依然畅销。到现在,悟本堂前,依然有患者排队。当然,或可将这一切归责于盲从跟风的那些民众,归责于包装炒作张悟本的策划公司和出版商,归责于电视的养生节目……但这背后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市场空间?

  几天前,媒体热炒的一则新闻:芦笋片从出厂到医院,药价翻14倍。这恰恰为“悟本神话”的出现做了脚注:药价不是如此离奇,看病不是如此艰难,那些“走进伪科学”的养生学说,怎么可能有市场大行其道。仔细分析来看,这些“养生说”都有价格便宜、操作方便的共性,而这两点,恰是如今医疗保健领域的两大致命伤。所以,只要“药价翻14倍”不控制,“悟本神话”依然会不断冒出来。薛梅

手机:400-0175498

邮箱:1344687@qq.com

地址:河南省 舞钢市 西村镇永安路280号

产品展示
战乱儿童现
唐山11岁儿童
关注逾六千
儿童心理障
高考心理压
10岁的孩童
案例展示
9个TIPS缓解职
心理压力大
心理医生角
二维码
Copyright ©2015-2020 真人菠菜网-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 菠菜网保留一切权力!
18826959668